頻道

新聞內容

海南通報非法採砂公益訴訟情況以及4起典型案例
南海網 陳棟 2020-11-20 20:31

  發佈會現場

  11月20日上午,海南省人民檢察院召開非法開採海砂公益訴訟典型案例新聞發佈會,通報非法採砂公益訴訟情況以及4起典型案例。據瞭解,2019年2月,最高人民檢察院部署“守護海洋”檢察公益訴訟專項活動,海南省檢察機關辦理了一批保護海洋生態環境資源的典型案件,推動解決了海洋傾廢、養殖排污、非法捕撈等突出問題。海南省檢察機關共立案136件,發出檢察建議106件,提起公益訴訟16件,清理近岸固體廢物、垃圾和海洋油污93.5噸,封堵排污口10個,治理近海及海洋污染面積約116.8萬平方米,追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1200餘萬元。

  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訴張某晟等5人非法採砂民事公益訴訟案

  2018年9月,經徐某才介紹,張某晟和章某相識並約定採挖海砂,由張某晟負責指揮“萬祥689”輪採挖海砂,章某負責提供採挖海砂的時間和地點,以每立方米70元的價格進行收購,並由其負責協調處理執法部門。章某與徐某才約定按每立方米0.3元的價格支付介紹費。

  2018年9月至12月20日,在未辦理海域採砂行政許可的情況下,張某晟以月薪7500-20000元僱傭並指使船長江某福、主管陳某漢帶領15名船員駕駛 “萬祥689”輪從浙江舟山出發,前往海南海域、台灣海峽海域進行11次抽砂作業。每次的採砂地點和時間均由張某晟電話告知船長江某福,船長江某福不僅駕駛“萬祥689”輪,而且還與管事陳某漢現場指揮抽砂作業。陳某漢另根據張某晟的安排負責採購工作、觀察採砂船的吃水線、確保船舶安全等。

  “萬祥689”輪11次採砂作業累計採砂12.638萬噸,均運到廣東惠州港並由章某負責銷售,共計收入645萬餘元。經司法鑑定,本案造成可量化的海洋生態環境損害價值總額為85萬餘元,海洋生態替代性修復所需費用103.1萬元。

  2019年12月6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非法採礦罪對張某晟、徐某才、江某福、陳某漢分別判刑並處罰金不等。章某在逃。2019年11月21日,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就張某晟等五人生態資源侵權案依法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訴請法院判令被告張某晟、章某、徐某才、江某福、陳某漢連帶承擔非法採砂造成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賠償修復費用103.1萬元;連帶承擔評估鑑定費10萬元及公告費、本案訴訟費用。

  2020年7月13日,海口海事法院開庭審理張某晟等五人非法採砂環境侵權一案。合議庭對檢察機關提交證據的“三性”及證明力均予確認,對起訴書關於本案五被告負連帶責任和海洋生態修復價款的主張予以採納,並當庭判決支持檢察機關全部訴訟請求。

  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訴鍾某竣、南京飛某海運有限公司非法採砂民事公益訴訟案

  2018年11月5日,鍾某竣以做工程為名向莫某華租用“弘龍869號”船。2018年11月11日晚8時許,在未取得開採海砂行政許可的情況下,鍾某竣指使船長張某勇駕駛“弘龍869號”船開往東方市墩頭灣海域非法盜採海砂,當晚11時許採滿後過駁給錨泊在附近海域的“飛雄6號”船。12日凌晨2時許再次採砂,至凌晨6時許採滿後再次過駁給“飛雄6號”船時,被海南邊防總隊海警第二支隊查獲。鍾某竣當日非法採砂合計5500噸。

  2019年2月18日,東方市海洋執法局以鍾某竣未取得行政許可,未進行專項環境影響評價非法採砂為由,對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海砂開採,處以4.9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後鍾某竣繳納了罰款,查獲的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9年11月15日,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鍾某竣、南京飛某海運有限公司兩被告連帶承擔非法採砂造成的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賠償生態資源損失和環境修復費用共計46.3107萬元,連帶承擔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評估專家諮詢費等費用1200元。

  2020年6月2日,海口海事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鍾某竣和南京飛某海運有限公司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非法開採海砂造成的海洋生態損害等各項費用共計41.1981萬元。南京飛某海運有限公司以一審判決未對連帶責任中各人應該承擔的份額進行劃分為由提起上訴。2020年11月16日,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訴邢某韌、寧波賢某頤貿易有限公司非法採砂民事公益訴訟案

  邢某韌是“宏翔1689”船所有人,2018年10月7日,邢某韌指使船長張某將“宏翔1689”船開抵東方市海域。10月8日,寧波賢某頤貿易有限公司租賃經營的“豪舟6”船也開抵東方市海域。在未取得開採海砂行政許可的情況下,10月8日18時邢某韌電話通知張某將“宏翔1689”船開到東方市墩頭灣海域,自19時至22時進行採砂作業,當晚23時許 “宏翔1689”正在將海砂過駁給“豪舟6”船時被海南省公安邊防總隊海警第二支隊查獲,執法人員檢查發現船上載有海砂約2000立方米,後海警二支隊將該案移交東方市海洋執法局處理。2018年11月19日,該局以邢某韌、賢某頤公司未取得行政許可,未進行專項環境影響評價非法採砂行為,對兩被告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開採海砂,處以4.9萬元罰款,邢某韌繳納了罰款。現場查獲的2000立方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9年11月15日,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邢某韌、賢某頤公司兩被告連帶承擔非法採砂造成的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賠償生態資源損失和環境修復費用共計25.265萬元,連帶承擔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評估專家諮詢費等費用1200元。

  2020年6月2日,海口海事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邢某韌、賢某頤公司賠償非法開採海砂造成的海洋生態損害等各項費用共計22.1154萬元。2020年7月31日,邢某韌和賢某頤公司履行了該判決,將22.1154萬元交至海口海事法院賬户。賢某頤公司以不是本案適格主體、未參與採砂為由提起上訴。2020年11月16日,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訴福建省安某康船務有限公司非法採砂民事公益訴訟系列案

  2017年12月30日,李某生通過林某明租用“安達康3699”號船,並於當晚組織該船非法開採海砂3200m³。2018年4月25日,東方市海洋與漁業局對李某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海砂開採,處4.9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後林某明代李某生繳納了罰款。現場查獲的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8年1月3日,吉某宇和林某明簽訂《船舶出租合同》,租用“安達康3699”船用於採砂。1月4日凌晨,吉某宇利用該船盜採海砂4000m³。2018年4月25日,東方市海洋與漁業局對吉某宇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違法行為,處4.9萬元罰款。吉某宇繳納了罰款,查獲的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8年9月5日,文某全與福建省安某康船務有限公司簽訂《船舶租賃合同》,租用“安達康689”號船。9月7日晚,文某全指使該船盜採海砂約3000m³。2018年11月19日,東方市海洋與漁業局對文某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海砂開採,處以4.9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後文某全繳納了罰款。現場查獲的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8年11月1日,陳某計與安某康船務公司簽訂《船舶租賃合同》,租用“安達康689號”船。11月6日陳某計指使該船盜採海砂1000m³。2019年2月18日,東方市海洋執法局,對陳某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海砂開採,處以4.9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後陳某計交納了罰款。現場查獲的海砂被倒回海里。

  2019年11月15日,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李某生、吉某宇、文某全、陳某計承擔非法採砂造成的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分別賠償生態環境損害造成的損失和環境修復費用40.424萬元、50.53萬元、37.8975萬元、12.6325萬元,安某康船務公司分別對上述各被告承擔連帶責任;判令安某康船務公司連帶承擔四被告海洋生態環境損害評估專家諮詢費各1200元。

  承辦檢察官在法庭主持下與涉案船舶所有人簽訂了調解協議。海口海事法院依法將四份調解協議公告後,於2020年6月22日,製作該批四個案件的《民事調解書》,涉及安某康船務公司的四個案件訴訟請求已經全部實現。

  • 海南在線微信號
    微信
  • 海南週末去哪兒
    微信
  • 走讀海南微信號
    微信
查看更多評論>>

【淘寶集運教學】
·在發佈信息時,請您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並尊重網上道德;
·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由您個人承擔;
·管理人員有權根據欄目需要對留言內容進行刪改。

關於本站 | 商務合作 | 本站導航 | 天涯投訴 | 天涯招聘 海南在線版權所有 © 1999-2016